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スポンサー広告
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3 将臣篇劇情+角色感想

        其實我本來想把人物感想跟劇透心得都放一起,這三天來也一直在寫,可是後來發現劇透很長,所以想一想還是跟純角色心得分開成二篇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 角色心得其實寫很快,沒兩下就寫完了,但劇透真的要寫很久…,還是埋頭寫下去。好不容易寫到九郎線的後盤,但是剛剛我的GOOGLE筆記本告訴我,文章長到它沒辦法存「筆記」了,是怎樣缕珏?蒽悋姉Ⓖ夲尓惣媪嘘蝋(不過快一萬字的東西要叫筆記也…氐邸纡?冦则纥幺伫?)。於是想一想我還是決定再把将臣跟九郎的劇情分開了,但前面共同的部分還是都附上。

□劇情篇


一章 宇治川、霧に惑う (宇治川---霧中的迷惑)

        跟前面一樣,只是跟著朔到了橋姬神社後,要跟九郎同行(這時不是拖油瓶可以跟了smile-8)。        
  
 
 
二章 京の花霞 (京城櫻霞)
 
.将臣
      跟之前一樣,望美在夢中會遇到有川 將臣,但是這回的将臣不是穿制服、而是穿著盔甲了。兩人在夢中約好在下鴨神社見面,夢醒後兩人在下鴨神社會面,雖高興兩人的相逢,但因為将臣還有事待辦而草草分開,完成絆EVENT。
 
      之後去西国街道,會遇到尼僧跟小男孩(其實尼僧是平清盛出家的妻子、小男孩則是她的孫子-安天皇),将臣只簡單說是照顧他的人們,在報恩前不想回原本的世界。這邊只能相信他提升絆值。之後跟将臣要第四章才會見面,所以暫時只要管九郎。
 

.九郎
      先去下鴨神社請朔教舞,若之前學過就不用再學了,朔的絆值不能太低,否則不會發生。    
 
      接著會發生神泉院要準備祈雨之舞的事情,九郎得出面去準備,會暫時離開隊伍,而望美們得去找據說侍奉龍神的星之一族,於是九郎會會暫時離開隊伍。
      此時若去神泉院,會發生會問望美要不要順道去看祈雨儀式的EVENT,這邊當然是選擇要看smile-8。沒想到一路看下來,跳舞的女孩們都不太行,惹得後白河法皇很不高興。後來法皇發現了望美跟朔也在,就要她們二個過來跳跳看,朔以自己是出家人的理由拒絕,但望美在九郎的拜託下只好上場。
 

H2-1.jpg
△跳舞ing(其實我看不出有很優美orz,不過劇情是說跳得很好)

      望美跳到一半白龍會問望美,是不是想要讓雨下來?,望美回答是之後,白龍就讓雨真的下來了。因為望美舞姿非常優美,又成功操控了白龍祈了雨下來,後白河法皇非常高興,想要讓望美當他御用的「白拍子」(男裝的女舞者),要望美跟他走。
 
      九郎聽到了趕緊跟法皇說望美除了是白龍神子外,還是他的未婚妻,所以沒辦法讓他帶走,這才打消了法皇的蒐主意。
 

H2-9.jpg
△未婚妻宣言

*其實這段也很根據史實,義經的愛妾靜御前就是白拍子,而且也真有輪到她就祈雨成功而讓義經召她為妾的事XD。
  
        完成上面事情後,一樣要上鞍馬找リズヴァーン(八葉之一)。リズヴァーン問望美的心意是要幫源氏嗎,望美回答是之後,リズヴァーン便加入了望美一行人的行列。
 
 
 
三章 三草山、夜陰の戦場 (三草山---暗夜的戰場)

        九郎們聽到三草山有平家聚兵的消息,眾人就趕往三草山。
        這次決定要突襲,不過因為其實不管突不突襲結果都差不多,最後還是會救到敦盛。因為之前九郎就不高興敦盛是平家人,但敦盛又不能不救,所以重點在怎麼跟九郎說這件事上,有好好說就可以提升九郎的絆。 
 


四章 熊野参詣 (拜訪熊野)
  
.將臣
      在熊野夢到將臣後會再遇到他,之後要渡河時雖然知道有怨靈作祟,仍然要故意選繞道勝浦去。
 
      途中在在那智瀑布會發生有川兄弟倆的event:将臣一開口就突然就對讓超級直話直說的說「你不要老是都只看望美臉色做事情」,讓聽得當然很不高興,經望美勸阻才沒有吵起來。
      沒事後将臣講到三人小時侯在瀑布玩,三人掉下去,但只有他被罵的事,望美卻一點印象都沒有,把這件事忘得精光。将臣就開玩笑說:「讓妳再掉下去一次看看,也許就會想起來」。但是這句話讓讓聽了又不高興了:「春日學姐,不要理這麼壞心的老哥,我們兩個去安全的地方吧」,接著人就走了。
 
      這時不選擇跟上讓而跟将臣留在原地後,會發生望美失足差點墜進瀑布被将臣救的事件。
      救完将臣才透漏說:當年其實是望美跟讓要救失足的将臣,結果三人一起跌進瀑布,事後将臣說是他推他們兩人下去一人挨罰。

H2-2.jpg
△将臣拉住了差點失足落下的望美

      從勝浦回熊野川上游渡河時,指出那個村婦是怨靈假扮的之後,選擇「早く忘れてしまおう(趕快忘掉好了)」→「一緒に帰れるといいね(可以一起回去就好了)」的話,意氣超相投的九郎跟将臣這兩隻青龍,就會約好辦完彼此的事後,可以的話在吉野碰面,有機會再一起走回程的路,至此正式進入間章。
 
 
 
間章 紀ノ川、紅葉の吉野 (外一章  紀之川--楓紅的吉野)
 
      望美一行人結束了熊野水軍的事後,到了吉野附近準備跟事前講好的将臣會合,但是事先沒約特定的時間和地點,其實也不確定遇不遇得到。
      結果才走沒多久,就發現将臣竟然在前頭等著。問了将臣「どこまで一緒にいられるのかな?(回程能一起走到哪帶?)」,結果竟然是到旁邊的吉野之里後就得告別了。
 
.九郎
      往吉野之里途中穿過袖振山,大家在休息時,九郎一人離開。望美跟過去後發現他在練劍,決定陪練。
 
      練著練著望美心想九郎明明就不弱,為什麼還那麼努力拚命,難道是身為總帥的責任感嗎?結果不小心把心裡想的說溜口了。九郎聽到了,就說他雖也有身為總帥的責任,但真正的夢想是達成跟兄長朝的約定,打敗平氏達成和平的盛世,為此要精進不已才行。
      但也自我解嘲說:雖然自己口口聲聲說想要達成太平盛世,卻一直在練武打仗確實是有點矛盾。之後九郎也詢問望美世界的事情,並跟她約好,若這場戰役結束,一定會想辦法幫助她回去。了解九郎的夢想後,絆值又加一了層。
  
      一行人到了吉野之里後,弁慶唸出一首跟吉野相關的歌集,大意是女子留在吉野等待她的愛人,但她的愛人卻棄她而去。
      眾人在無人的吉野之里站了好一會兒後,才有村人畏畏縮縮來問他們來吉野做什麼,原來是因為局勢太亂,村人怕遇到落魄的武士行搶。
 
       望美們表明是旅行中的人,只是想找個地方借宿一晚,沒有惡意。男子聽了將他們請到家裡,當晚受到他樸素但真誠的招待。沒想到半夜有落魄的武士來行搶,一開始就放火把田給燒了,不知怎麼過冬。望美們雖然打退了武士,卻救不了村民的損失。
       将臣因此感到自己的無力,只丟了一句「想一人靜靜」,就離開了。
   
*之後望美是否追過去找将臣將會影響要進九郎還是将臣路線。
 
 
.将臣
       雖然将臣這麼說,但因為望美擔心将臣還是追了過去。追過去的望美聽到了将臣想讓戰爭結束的呢喃:「戦を終わらせたい」。在望美的安慰之下将臣的心情終於逐漸好轉,並互相約定要讓戰爭結束。之後将臣對望美說:「お前は皆と一緒にいろ、これは、俺が一人でやらなければならない戦いだ。(妳跟大家在一起比較好,這是我一人的戰爭,而且只要活著我們就有機會再見面)」然後一人回去。
 

H2-3.jpg
△互相約定要結束戰爭的望美跟将臣


 
 
以下進入將臣個別路線:
 
五章 還內府 (還內府)
 
      五章仍跟之前一樣是福原事變,但這章的重點在望美跟将臣的第四次交會。
一開始九郎仍然是在政子的半威脅之下不得已只好出兵,而想到跟将臣約定的望美,跟大家談話後得到「打倒還內府,戰爭就會結束」的結論,因此非常的拚命。
      當攻打到一ノ谷--平家的本陣時,望美積極的要找出還內府,好不容易看到還內府的背影,而還內府聽到士兵說源氏的神子就在自己背後,也伸出自己的劍。望美報上自己是源氏的神子後衝上前去,沒想到轉過身來的還內府,竟然就是那晚跟她在吉野之里互相約定要讓戰爭結束的那人…。
「嘘…だろ。お前が…源氏の神子…なのか?(騙…人的吧。妳就是…源氏的神子嗎?)」 
       此時事先說好要援護的讓的箭射過來,讓兩人暫時分開,平家跟将臣都得已逃走。
 

H2-4.jpg
△跟「還內府」交劍  

       望美想到先前自己口口聲聲說想打倒「還內府」是多麼的可笑、愚蠢,不覺心情低落。
 
 
 
六章 二人の決意 (二人的決心)
 
      了解無法将臣避免對峙的望美,為了想明白将臣真正的想法,不顧眾人的反對,一人離開京城往南,下意識的就想去那晚跟将臣做約定的吉野之里。沒想到到了吉野後也遇到了來這邊的将臣。
      望美問将臣來到這邊後,到底發生了什麼事?将臣說,三年半前他來到這邊,就是受平氏照顧的。平清盛在為熱病病倒前,總是說将臣像他的兒子重盛。這當中平氏跟源氏數次交戰,平氏的人一再遷徙、過著流離失所的生活…,看著慢慢落魄下去的平氏,他開始想報恩守護平家。因為将臣自己也知道在歷史上平家是戰敗的,就儘量用自己所知的幫著他們(所以首輪九郎在一ノ谷的奇襲也早就被還內府料到)。
 
      但他其實也不是那麼愛戰爭,本想要議和,但源氏並沒有理會。
「平家を見捨てることはできない。お前が源氏を捨てることはできないのと同じで(我無法捨棄平氏;就如同妳也無法捨棄源氏一樣)」 
      此時平氏的士兵告訴将臣,說源朝跟身邊的菁英武士上京了,希望還內府即刻回平營,将臣就跟平家的士兵一起先回去了。
 
      望美聽了後想說回去間章跟将臣說說看,但在知道将臣的立場後實在說不出口,於是就穿越時空回到了間章剛到吉野之里、還不知道彼此敵對之時。
      之後美請讓把将臣在不引注目的情況下找來她這邊,望美告訴将臣自己屬於源氏那方,她明白将臣是平氏那方,雖然不致於要将臣背叛平氏來他們這邊,但希望他可以離開平氏,而且福原的議和也會失敗。
      将臣卻回答,現在他若離開,議和當然不會成功;而且議和若真的註定失敗,那他更無法捨棄平家。
 
      将臣看著吉野的田說了一段回憶:說自己跟收留他的人們有陣子過著很慘的生活,當時包括将臣, 一群人為了生活過著根本不習慣的耕種生活來滿足民生需求,結果常耕田到失足跌倒,然後就會拿來彼此取笑誰又摔了跤…。
      望美聽了後明白将臣的想法已無法改變,而将臣在做的事也只是跟自己一樣想救他認為重要的人罷了。因此望美跟将臣約好要讓議和促成,然後道別。
      當晚也及時阻止了原本會來吉野燒田的落魄武士們,讓望美燃起可以改變命運的希望…。    
 
 
 
五章 源氏の神子 (源氏的神子)
 
      因為明白将臣的決定跟自己一樣, 無法改變彼此的立場,望美想從阻止政子想奇襲平氏著手,甚至拔刀相向,政子都不為所動。因為說服政子失敗。景時一樣往生田之森出兵,九郎們則從福原的背後--一ノ谷援護景時的部隊。
  
      行經高尾山時,望美想到當初九郎說要向平氏後方的崖下奇襲卻失敗。望美想到只要她不阻止,就會跟之前一樣,而平氏就會打贏,此時老師發現望美若有所思,問她是否有心有迷惑?因為老師的話,望美想到後來為了救他們而犧牲的老師、在京裡為了救望美而消失的白龍…明白自己即使得跟将臣對源,也無法背叛他們的望美,決定阻止會失敗的奇襲,改勸九郎由正面攻打一ノ谷。
      在一ノ谷,望美跟将臣也正式體會了彼此的覺悟。結果源氏大勝利,平家脫逃,以四國的屋島為新據點。但八葉等人發現将臣就是還內府後,士氣受到影響,而源朝也看出攻打屋島的準備速度很慢,於是親自上京,表明之後軍勢由他指揮、政子則怪罪九郎沒有趁勝追擊。
 
 
 
六章 逢えない夢 (無法相逢的夢)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雙方在屋島前佈陣,交戰在所難免。擔心望美情況的朔,泡了茶陪她聊天,直到兩人都累到睡著為止。翌日源氏軍由屋島南方的立石山出發,朝親自出馬,指示不用管本陣立石山,全力掃盪平氏就是。
       九郎一行人在總門打倒了平惟盛、平忠度後,接獲牟礼浜有大量怨靈出現的消息,決定在去本宮前先過去清理怨靈,結果遇到平知盛留下了怨靈離開。
       等到望美跟九郎們趕到本宮,卻發現裡面都沒人,且進去不久出口就被平氏用難纏的咒語封住。在望美們被拖延時間的時侯,還內府--将臣正攻進立石山的源氏本陣,直入源朝處。
        
       沒想到的是将臣找到源朝後,對方卻不為所動,此時政子經過,馬上莫明其妙死了二名平氏士兵。将臣也看出情況不太對,知道待下去也取不了朝性命,於是先撤退,因為平氏撤退,戰局由源氏獲勝。
 
       擔心将臣的望美在夜晚在海邊遇到了将臣,但不久就遇到士兵前來找将臣:「若還內府大人天明前未歸,恐怕會會影響士氣」。兩人想到高中時那段無憂無慮的時光,卻再也回不去了…。将臣看時間差不多,決定送望美回源氏陣再說。
       路上将臣要望美注意朝,因為朝身邊似乎養了個不得了的寵物--異教的神「荼吉尼天」。荼吉尼天會吃食怨靈,因此之前派到鎌倉去的怨靈都沒對源潮造成影響。望美就說有那麼強大的力量怎麼不用呢?将臣才說用荼吉尼天是要付出代價的,因為荼吉尼天不只怨靈,人跟怨靈都會無差別吞入,所以當時是連源氏自己的部隊也一起吞食了。
      交代完畢的将臣正欲離去,被望美說:「離天明還有時間,不要走」,相擁的兩人明白再次相見又會是敵人,都不敢說出下次見面將會如何…。
 

H2-5.jpg
△到天明之前…

       傷心回到源氏營地的望美意外的受到朔的迎接。望美問朔「為什麼都不問她上哪裡去了?」朔只說「妳想講就講,不想講就不要講」,在天明之際靜靜的接納望美。
 
 
 
七章   決めたはずの覚悟 (原已下定的決心)  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因為平氏退到了壇ノ浦的彥島,源氏當然也展開了追擊。在彥島,望美以白龍神子的身份跟将臣堂堂正正交鋒。之後平家敗北,但因為平經正希望還內府能活著繼續帶領大家,於是将臣又得已逃走,平氏退到嚴島。
 

H2-6.jpg
△正面交鋒 

       望美發現雖然源氏勝利,自己竟然無法真心感到高興…,明白自己還心有所惑的她,忍不住想丟掉将臣送的懷錶。但錶卻被敦盛撿了回來,敦盛告訴望美:
「源氏と平家が、この世界があなたたち二人の望まないことを強いているのだから、あなた自身で将臣の絆を断ち切ることは無いと思う。(因為是源氏跟平氏在這個世界強迫兩人所不希望發生的事,所以應該沒有理由由望美主動來斬斷跟将臣的羈絆 )」
 
       之後敦盛告訴了望美,在平家時的将臣的情形:将臣原是敦盛的伯父,清盛的客人而已,因為長得像重盛而被放在身邊。但将臣雖是外人,卻一直認真的為平氏奔走、付出,慢慢的開怡有人說他彷彿是重盛回來幫忙平家的--「還內府」之名也就不徑而走。 
       之後敦盛對一直暪著望美表示很愧疚,望美則反過來謝謝敦盛用心良苦的隱暪。  
 
 
 
終章   その手に掴んだもの (那雙手所掌握的東西)  
 
       雖然源氏在壇ノ浦再次勝利,但三種神器、安天皇的下落都不明朗,且還內府也還在,戰爭仍沒有結束,遂此回源氏進逼平氏到了海中的小島-嚴島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平清盛在嚴島中間的舞台,使用龍的鱗片,不斷的製造出怨靈,並命還內府負責守好舞台。
       接獲嚴島有大量怨靈出現情報的九郎們,在途中被知盛阻擋,戰勝知盛後,知盛投海自我了結性命。源氏軍從嚴島的御笠浜登陸後發現滿面的怨靈,而跟怨靈們辛苦交戰的源氏軍,戰敗後也因為龍鱗片的關係,會馬上化為怨靈。望美們背負著大家的期望,只能殺開一條路往舞台前進,想停止怨靈不斷的生出來。
       源朝在旁冷眼看著戰況,聽部下報告說被怨靈襲擊而死的源氏軍又會馬上變怨靈,竟然詭異的說怨靈愈多愈好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望美一行人到了舞台,跟負責看守的将臣對話到一半時,政子突然出現搶了龍的逆鱗走,並且在大家驚疑不定的注目下,將鱗片給吞進了肚子裡,化為吞噬一切的異形。
      隨著源朝說的「すべてを消し去れ(將一切歸於無吧)」,政子變成的荼吉尼天開始吞噬整個島的怨靈跟士兵們,連平清盛也被荼吉尼天吞進去了。      
 
      這時再分所謂源氏、平氏已經沒有什麼意義可言,将臣加入了望美的隊伍,跟八葉一起打倒了荼吉尼天。
       戰後義經說服朝,讓平氏的人得已在南島生活,而望美跟将臣也隨行過去跟平氏一起住、讓則一人回去現代。 

H2-8.jpg
△ED圖,喜歡這張裡的望美


 
 
 
□角色感想-將臣

以下劇情給☆4是因為掰得還合理,比☆3(普通)好,但還沒感動到可以給☆5的程度…。
 
劇本良度:☆4
心跳程度:☆2
淒美程度:☆3.5
人物骇度:☆3
 
        将臣這人的個性乍看像是一匹狼一樣,但在平家顯現的卻是標準的大哥樣(既像鄰家大哥哥,也像很會照顧小弟那種道大哥)。
 
       而将臣路線因為他的選擇,也一直在籠造在悲壯感裡,從望美想念這位青梅竹馬,意外在路上相逢,兩人歷經數次的相逢與離別與戰亂,一直到拔刀相見發現對方竟然是自己的敵人…。望美一直想改寫命運,卻發現為時已晚,早來三年半的将臣,早就意志堅定的站在平家那方決定共生死,而她也無法改變、捨棄身為源氏神子的立場,只好選擇跟心愛的人一決雌雄…,幸好最後雖然算是怪力亂神,但還是有個轉機讓事情以喜劇收場。
      不過整個将臣線幾乎都在羅蜜歐跟茱麗葉,淒美感是有了,兩人選擇站定自己立場,下次見面就是敵人的堅定意志我也很佩服,但整個路線的甜度真的很低,再加上我比較無法認同将臣一直站在平氏那邊的理由,所以這傳說中很淒美的路線,別說一滴淚,我連眼眶都紅不起來…氐邸纡?冦则纥幺伫?

      基本上我其實還滿無法理解這人的,因為他從一開始到最後表現的態度,就是對於生養他17年的家毫不遲疑丟下、寧願跟收留他3年半的平氏共生死,甚至連對親弟弟也看不出絲毫的手足間的留戀(還滿像我認識的一些天蠍男的個性就是噜仫)。
      只能說這3年半對他而言意義重大到改變一生吧,不過除卻這些我不太能理解的部分,将臣算是個重情重義的漢子型人物,但是頭髮還是要理一下
    将臣ED的CG個人頗喜歡的,看起來很幸福甜蜜又有南國的氣氛,不過我還是搞不懂他乾麻一定要跟著平氏…,害得望美也留在那邊了(搖頭)。
    最後關於将臣,有一件事無法不提…就是他笑起來無敵像金弦2的加地葵,在玩遙3時每次看到将臣的笑容我就無法不想到加地君,根本是一模一樣。他一定是加地葵的原型OTZ,可是這兩人的聲線跟類型根本八竿子打不著關係XD。

H2-7.jpg→激像XD




*以上遊戲CG經☆翼の夢★舞の城☆聯盟論壇Koika同意後使用,不過有再縮過了XD"。
関連記事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乙女遊戲-遙かなる時空の中で3 系列  TB(0) CM(0)
New Log  …  Top Log  …  Old Log
Comments

NAME

MAIL

HOME

PASS
COMMENT   
PREV PAGE   TOP   NEXT PAGE
Copyright © * 拉拉 * 午 * 睡睡 * All Rights Reserved.
 
參觀人數
目前訪客數:
最新文章/回應
網誌分類
常用連結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